太阳集团网赌网址|首页(欢迎您)!

能投文苑

散文

【游记】黄伟:寻访岩泉寺

来自: 时间:2020-07-28 点击量:

周末闲暇的时候,突然记起去年读过的钱穆先生的一篇文章《回忆西南联大》里面,提到过他曾经在离昆明不远的宜良的一个寺庙居住过,当时就有日后探访之意。

心念一动,就停不下来。于是把书找出来,翻了一下,知道是宜良北山的“岩泉下寺”和“岩泉上寺”,也知道文章里说过,“人生乍变,良可嗟叹。最近余在香港晤伟长侄,告余彼夫妇近赴昆明,特去宜良访上下寺。均已被乡民拆除。仅道旁尚留有石碑数处,约略可想见其遗址。余闻之,不胜怅然。”虽然我也为古寺的拆除感到惋惜,但我想,即使是去看看那些石碑和古道,去听听流水,想象一下当年钱先生读书的场景,也还是有意义的。

汽车下了宜良高速,正想百度北山的去处,忽见一路标,上书“岩泉禅寺(三公里)”,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啊!

原来岩泉寺还在,进入金星村,有一山状若卧狮,人称“伏狮山”,让我联想到泸沽湖的狮子山来。雄伟的寺门有钱伟长书“岩泉禅寺”四个金色的大字,这个历经浩劫,与钱氏叔侄结下深厚的缘分的岩泉胜地就在我的眼前。

走进寺庙,闻到一阵米兰的清香,寺庙里人很少,但花木茂盛,一棵黄连木已有600年树龄,院子里的两棵三角梅也有300年历史。院子的左边,是“钱穆著书纪念馆”,大门两边一幅对联“书涵竹韵千秋节,墨染泉声万古新。”概括了1938年钱穆先生在此居住约一年时间完成《国史纲要》巨著的一段历史。在纪念馆内,我看到1980年初,钱伟长夫妇专程到岩泉寺故地重游的照片,“此次相访,未曾惊动县内。”19946月,钱伟长夫妇再次重放岩泉寺,所幸岩泉寺已在1993年后大规模新建再造,钱伟长先生留下三幅题词,除了“岩泉禅寺”四字,还有“乐见宜良兴旺发达”和“岩坚泉清,宜结良缘”。看资料介绍才知,钱伟长先生与夫人孔祥瑛于1939年于岩泉上寺“尹真阁”新婚,小住达三个月之久,真的是一段奇缘啊!纪念馆的门口专门摘出钱穆先生文章中关于岩泉古寺的文章,名字叫“忆岩泉”,粘在这个地方,再细读一遍,身临其境,不胜感叹,世事多变,兴衰无常。

新建的岩泉寺,已不再分上下二寺,但规模宏大,有大雄宝殿、天主殿、玉皇阁、财神殿等,更有历代名人题字的摩崖石刻,古迹甚丰,有唐草圣张旭“飞霞流云”,八大家之一韩退之的“飞鱼跃”,“钱穆教授著书处”碑和“袁嘉谷品茗处”碑等,真的是浸蕰后学,遗惠子孙。

岩泉寺始建于元代,明代始盛,“岩泉漱玉”列为宜良八景之一,“水流潺潺,漱激于石,其声琮争如珮环”。后来更是列为滇中八景之一,以“岩涌清泉,山明水秀,环境清幽”远近闻名。清代和民国时期更扩大规模,广植花木,造摩岩石刻,成为历史上最鼎盛繁荣时期。文革中严重损坏,片瓦不存,树木被毁,一片荒凉。1985年起筹备重建,至1993年重新建成。

我在新建的岩泉寺中,再次翻开钱穆先生的文章,感受岩泉寺的过往今昔。“泉从墙下流经楼前石阶下,淙淙有声,汇为池水,由南墙一洞流出寺外,故池水终年净洁可喜。”“每晨餐后必出寺,赴一山嘴,远望宜良南山诸峰。待其云气转淡,乃返。晚餐后,必去山下散步。由山之东侧转进一路,两旁高山丛树,夹道直前,浓荫密布,绝不见行人,余深爱之,必待天临黑前始归。”“除晨晚散步外,尽日在楼上写《史纲》,入夜则看《清史稿》数卷,乃入睡。楼下泉声深夜愈响,每梦在苏锡乡下之水船中。星四上午应昆明各报馆约,必草星期论文一篇,轮流分交各报。是日提早午餐后,赴距山八华里之火车站,转赴昆明,星期日一早返。”“又有泉岩上寺,余居下寺,赴上寺一路石级,两旁密树,浓荫蔽天。”“院中有一白兰花树,极高大,春季花开清香四溢。”

钱穆先生写道:“回思当年生活亦真如在仙境也。”我今日追随钱先生的文章寻访岩泉,也如在仙境也。白兰花树虽已不见,白兰花香不闻,但如今米兰花香无处不在,泉声仍在,更有钱先生的文字萦绕在耳,则岩泉胜地历久而不衰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