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阳集团网赌网址|首页(欢迎您)!

能投文苑

小说

【鉴赏】秦观·画堂春

来自: 时间:2020-07-30 点击量:

 

秦观是婉约派词宗之一,文采极佳,深受苏轼的赏识,是著名的苏门四学士之一。秦观善于写词,词中内容多写男女爱情,当然不乏将其身世隐喻其中的佳作,风格含蓄淡雅,有很多我们耳熟能详的佳句,比如“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”、“自在飞花轻似梦,无边丝雨细如愁”等等。

宋神宗元丰五年(公元1082年),秦观应礼部考试,但却名落孙山,在落第后,秦观压抑不住内心的失落和伤感,写下了一首非常著名的《画堂春》词(当然也有一说,此词表现的是富贵闲愁,但从词意来看,落第失落说比较合理):

落红铺径水平池,弄晴小雨霏霏。杏园憔悴杜鹃啼,无奈春归。

柳外画楼独上,凭栏手捻花枝。放花无语对斜晖,此恨谁知?

上片写“无奈春归”。词人用了三句来表现春归的凄凉景象,“落红铺径水平池,弄晴小雨霏霏;杏园憔悴杜鹃啼”,从落红铺地、水满池塘、小雨霏霏,到杏园花落、杜鹃悲啼,句句都是表现春归的景象,写得清秀俊美,代入感非常强。

飘零的花瓣已经堆满了园林间的小路,池水已经涨到与岸边平齐了,天气呢?又是晴不晴、阴不阴的,小雨仿佛在和晴天逗着玩一样,一会来了又走了。杏园中,已经失去了“红杏枝头春意闹”的欢乐场景,取而代之的,是满地的杏花,杜牧有诗云:“莫怪杏园憔悴去,满城多少插花人”,秦观此处,是化用杜牧《杏园》诗意,再增入杜鹃啼叫的意象,更增伤感情绪。因此上片最末一句用“无奈春归”来总结,可以说是非常贴切了。

下片,从写景转而写人,“柳外画楼独上,凭栏手捻花枝”,写独自一人登上画楼,斜倚栏干,手捻花枝,这是化用了冯延巳的名句“闲引鸳鸯香径里,手挼红杏蕊”,但是秦观写来,显得更加柔婉动人,精致的住所中,是孤独的人儿,独自凭栏、手捻花枝,何其幽婉孤独。

接着“放花无语对斜晖,此恨谁知”,堪称神来之笔。从手捻花枝,到放花无语,一切都是那么自然,词人手捻花枝,可见对花的喜爱,而放开花枝,又是何等无奈,这正是因为花枝引起了词人内心深处最敏感的那一种感觉,这无疑是名落孙山的失落感,而秦观又以“对斜晖”三个字进行补充,更增加了一种伤春的无奈之感,委婉含蓄,充分表现了秦观词中的柔婉。

最终词人以“恨”结尾,他在恨什么?是人生易老功业不成的悲哀,还是名落孙山的失落,亦或是人生聚少离多的无奈?结合写作背景来看,似乎是因落第而引起的,但我们从词意中,却也能感受到其他两种“恨”,这种不经意间的弦外之音,正是秦观词的妙处,具有言有尽而意无穷的余味。

开头惊艳,结尾更是神来之笔。

秦观这首词,明为伤春之词,上片写春归之景,句句柔美、清秀,下片写伤春之人,意韵深远,哀怨动人,表现出了秦观那种特有的纤柔婉约的特点。其实,秦观正是借助春归之恨,表现内心深处的感怀,情思悠远,委婉含蓄,充满了诗情画意的艺术美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