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博网页版_万博手机版max登录_万博手机版网页版登录!

能投文苑

小说

【剧本】李波:眼睛

来自: 时间:2020-09-11 点击量:

 

我是曾经见过太阳和蓝天的瞎子,和认识的瞎子相比较,我是很骄傲的。很多瞎子出生就是瞎的,蓝是什么?白是什么?他们根本不懂,真是人生的遗憾。眼睛刚开看不见的时候,我真的害怕,但终于还是看不见了时候,从害怕、生气、再到屈服,反正什么也不能做,不屈服又能怎样?

瞎了也有瞎了的好处,什么都装着看不见,虽然心里什么都知道,那又能怎样?帮不了家里,也只能装着不知道。儿子辍学那天我就知道。早晨,他和平时一样出门,但我立刻知道他不是去上学,他走出家门方向不对,也没有背书包,背的是背篓。我没有眼睛也知道,没有事能瞒得住我,我只是不说,小儿子还在上学,老婆一身病,他辍学是迟早的,总不能一家人吃土呀。我的多问只能这个家的每一个人都更难过,一个家的顶梁柱是瞎的,谁来顶。我想死了是最好,就不会拖累家人。

这些天村子里的狗叫得厉害,我知道有陌生人进村了,而且走动得很频繁。所以,我让老婆出门别关院子的门,省的我还得摸索着去开门。下午,果然村长带着两个人进来了,说其中一个姓孙,我是建档立卡户,由他负责帮我。另一个叫什么荣老师。管他叫什么,我含糊的叫了一声,不想理。干部这么多,我的儿子还不是辍学回家了。听得出,这个孙干部腿不好,一瘸一拐的,脚步声很大,说明是一个高高大大的瘸子。嗓门也大,说明脾气也很大。我懒得理,应付一下。

老孙隔三岔五的就来家,老远过来就听见了,家里的老狗叫声很激动,孙干部在院子外面叫我的名字,我经常拖老长时间才答应他,放他进来,他倒也胆子大,自己呵斥对着咬他的狗。他进屋,东瞅西瞧,在屋子里大声问我情况,我坐在院子里也懒得管他,反正家里也没东西,就让他看个够。我就那么不冷不热的“看”着孙干部在我家里出进。他的想法很多,说这说那,偶尔我能听见,但大部分时间我听见鸟来啄樱桃树上的樱桃,风吹倒了竹篱笆,狗把鸡追得到处飞。 来我家的干部不少。都那么回事。

事情在儿子打工受伤回来那天发生转变。我杵着棍子在屋外走来走去,让他去医院,他不去。老婆的叹息让我死的心都有。孙干部就这样出现了。他声音很大,像破锣。刚开始我有些烦他。但当他大声的呵斥儿子时,我的心突然安稳起来,我摸索着向他的声音靠拢。

他大声责骂儿子,并强行的要带他上医院。我摸索着把会当道的农具推到一边,让出路来。然后默默的在傍边“看”着他们出院门、开车门、发动车子、直到声音消失在村路上。老孙背着儿子回来已经很晚,狗又开始叫,我摸出一把玉米骨头打过去,大声呵斥狗,这个不长眼的蠢东西。老孙接下去每天都来,带着儿子去医院,又送回来。每次出门,狗都哼哼的跟着老孙出门,我怕狗咬人,想用拐杖打,老孙说,没事,狗是送我呢。一个星期,儿子的腿伤炎症控制住了。老孙再来背他,他嚷着说,孙叔,你放心,我真没事了。

我想感谢来着,但怎么谢,用嘴说一下吗?我开始认真的听他讲话。他认真和我计算一年地里产几斤粮食,养小猪还是养大猪划算。我问,孙干部,你也是农村人。他说:是,我家几代都是农村人。我还傻傻的问了一句:眼睛都好吧。他哈哈的笑说:都好。

好几天没见孙干部,我借修理围墙的事打电话给他,他当天晚上就来我家。他说他带熊海吉家儿子去医院了。熊家的小孩我知道,脑袋有问题。我问:那也能治。他说,小孩那么小,怎么也要努力一下。他突然问我想不想治眼睛,我说不想。“为什么”他惊奇的大声吼到,我听见树上的鸟都被他吓跑了。我懒得说,谁不想?如果事情是想想就能办成的,我早就看得见了。我不说话,很多过往就像胃里翻起的酸水,烧着喉咙和心。

被他强行带去医院时我假意挣扎了一下。去医院的路很长,不像以前吃两顿饭的时间。老婆吐车了好几次才到达。我也坐的难受。我装出一副爱干嘛干嘛的模样,其实我紧张得不得了。荣干部转头告诉我说:老杨,你就听老孙的,他不达目的是不甘心的,他的方法多的很。你知道熊家小孩现在被特殊学校接受,现在每个月都有专业的老师来做辅导,还办了残疾证,享受国家的医疗和生活补助。为你的眼睛的事,老孙把所有社会关系都动用了,你得好好配合。这可是昆明最好的看眼睛的医院。

当天我就被他带到医院。我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少时间,只感觉在曲曲拐拐的很多房间里转来转去。不同的设备在我的眼睛边拿上拿下。可能地方实在太大了,我那老婆抓着我的胳膊寸步不离,真不是知道是让她来干什么,整个过程老孙都在我的旁边,我顶后悔老婆一起来,多一个被他照料的人。我听见老孙腿跛得厉害,楼上楼下的跑几转,呼呼的直喘粗气。我说:孙干部,你怎么啦。他说:没事,痛风发了。除了上厕所,我尽量减少生活上的要求,谁都不容易。我在想,如果我的眼睛没希望,怎么对得起老孙。

但我还是等来了好消息,医生说,我的眼睛有希望,但要换眼角膜。换,听这个字我就心惊。我和老孙一起问:多少钱。“角膜不要钱,捐赠,手术费5万。但需要排队等待”。我心里很高兴,虽然知道我出不起五万元,但总是有希望了呀。我感觉老婆在掏裤子的口袋,我想,别说裤子口袋,你就是把老房子连根拔起,也没有呀。但我的高兴和钱无关,自己天生的残疾和不得已的残疾完全不一样的,我也不知道不一样在哪里,但就是不一样。

揣着这样的希望回到家,我心里和以前不一样了。我终于还是鼓起勇气说:谢谢,老孙。我不做手术了,谢谢你做的一切。老孙还来劲了,开始给我筹钱。天哪,谈何容易。

但好消息同时出现,而且是两个。第一个消息:老孙筹到了2000元钱,但只是2000元;第二个好消息,我竟然排到了眼角膜。

老孙把我硬塞进车里时说:钱什么钱,先上去再说,没钱还有我,你以为眼角膜容易得到。

我又曲曲拐拐走了很多的房间,又无数的仪器在我的脸上拿上拿下。但手术没有做。说我的眼底病变,手术效果不会很好。专家让我和家人商量做不做手术。我说老孙不是我的家人,是扶贫干部。我感觉专家快速写字的笔顿了很长的一段时间。门外,我听专家和老孙说:孙老师,我在这里向你保证,两年,你等我两年。我的人工角膜符合病人的情况,到时候,你再带他上来,我亲自动手帮他做手术。

回程的车上我胡思乱想起来:他和我有什么关系,要为我这样付出。我想问来着,但我问不出来。他或许是我另一双眼睛,让我“看见”国家的概念,让我“看见”我和家人不是孤独辛苦在这个世界上,有很多人在关心着我们的“哭”和“笑”,我们的“难”和“苦”。有什么东西在暖暖的在心里,我说不出来,只是很想很想过好日子,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想......

:这是天冶化工公司李波专门为文山写的一个关于脱贫攻坚故事。目前,此故事已拍成微电影。